扩写作文_咏怀古迹扩写

【削水果】切水果的作文

战无双单职业:[升旗手的自豪] 第一次当升旗手作文

2019年11月14日 07:24

新来的老师,笑了一下。肖伦又kai始介绍了:“这位老师,简称天使老师,大家说对不对?” 
  肖伦这一下,让全班都一呼而应,“对”。唯独紫轶和林艾曼还zai怒视着对方。 
  敏慈察觉到了火药味,连忙拉了拉紫轶的衣服,小声说:“紫轶,别闹了,等一会你再去打架啦,你看看,我们的新班主任嘛!”紫轶一个眼神,就让敏慈乖乖地听老师上课。 
  紫轶无奈,因为“天使”老师在她的旁边讲纪律,只好充作乖乖女咯。林艾曼也差不多,可能是想给这位老师留下好印象吧。 
  一节课,“刷”一下就过去了,紫轶又开始发呆了,可能是忘记了刚刚的那件事吧,在想其他的事情。 
  马辛杰又开始起哄了,“林艾曼,夏紫轶,你们刚刚不是要打架吗?”紫轶好像没听到,还在发呆,林艾曼则是在座位上念书(由此可见,她很爱读书,但,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马辛杰看到没有效果,又嬉皮笑脸起来:“难道——”,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敏慈抓起耳朵,“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马辛杰可苦了,刚刚才被林艾曼扇了一巴掌,现在又被敏慈逮住了,看来,这不是那两位女孩太野蛮,而是马辛杰自己太多嘴。 
  打架风波就这样被敏慈给摆平了,两位当事人也不再提起。其他同学嘛,敏慈都已经给马辛杰下马威了,其他人还敢再提吗? 
  第二天,敏慈和紫轶高高兴兴地从家出门(紫轶和敏慈是邻居,她们可是超级好的朋友)手拉手着出去了。冤家路窄,在拐角处看到了林艾曼,连声招呼都没打,紫 轶又开始调侃了:“嗨,林艾曼(这三个字,可是咬牙切齿才说出来的)很巧嘛!” 
  敏慈在一旁,干瞪眼的看着她们,(这可不能怪敏慈,她要是在这时候拦住紫轶,紫轶不把她给杀了!)林艾曼则装做很淑女的样,说:“嗨,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名字呀?” 
  紫轶一听,呆了,因为自己还没有作自我介绍,还把对方的名字记得一清二楚,这回不得糗大了。 
  “你好,我是六(2)班的夏紫轶,在我旁边是六(2)班的班花陈敏慈。”紫轶一说完,敏慈就在旁边说了起来:“紫轶,不闹了,走吧,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林艾曼一听,不慌不忙地说:“喔~这位就是我们班的班花呀,长的也不怎么样嘛。” 
  敏慈一听,脸上lu出了笑容“林同学,是吗,我们要走了,不跟您在这浪费时间了,如果您还觉得我们哪里对不住您的话,那请您老多多原谅!”敏慈说的“您”字,跟紫轶一样,说的咬牙切齿。 
  紫轶在旁边看着林艾曼吃惊的样子,一边还在偷笑。敏慈可急了,拉了紫轶就跑,说:“您老,就慢慢玩吧,我们还要学习呢,下次我们再给您送点营养品,养养身子!” 
  说完,她们早就没人影了,林艾曼则不知所措地笑着,看看手表,转身就跑(要迟到了)。 
  紫轶和敏慈早就到了学校,“诶,敏慈,你怎么知道反驳了?而且还让那林艾曼不知所措,你很厉害嘛!” 
  敏慈对紫轶翻了个白眼,说:“还不是因为你,如果我不反驳的话,今天准会迟到!”紫轶知道自己惹到了敏慈,于是:“敏慈最好了,别生气了嘛!” 
  敏慈看了看在撒娇的紫轶,“你呀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别再跟那个什么林艾曼闹了,我查过她的资料了。”敏慈从书包里拿出一本本子,上面写了林艾曼的资料。 
  紫轶一打开,就“啊”一声,把全班的眼光都吸引了过来,紫轶又来个下马威“看什么看,没看过呀!”一说这话,那林艾曼又出现在紫轶的面前。紫轶当做没看到,反过头,找敏慈。 
  “怎么会,不可能!” 
  “小声点”敏慈抱怨道。 
  没一会,林艾曼也到了学校。 
  一秒后,上课铃也随之打了起来。] 
  紫轶无奈地回到座位,林艾曼气喘吁吁地呼吸着,紫轶看着林艾曼,但眼中并没有嘲笑的意思,而是充满忧郁的眼神。 
  林艾曼正好对上紫轶的眼神,觉得很奇怪。 
  这节课是天使老师的课,紫轶一上课,把什么事都抛在了脑后。 
  “铃铃…”下课铃愉快地打着。男生马上冲出教室,很快的,又弄的满身是汗。

一只黑乌ya, 
  对我叫哇哇。 
  我把黑乌鸦, 
  带到cao地shang。 
  它在我头上, 
  zhua我黑头fa。战无双单职业小冰小雪转来后第3天,邻班就转来了两个同学,伊藤玲和伊藤珊,据说她们是两姐妹。 
  “唯世,小雪,亚梦,我有种预感,黑暗的力量正在逼近我们。”小冰叫来了唯世、樱木雪和亚梦。“ai?小冰,ni也太神经过敏了吧。”亚梦苦笑着说。小雪立刻反驳:“谁说的,小冰预知未来的能力从来都没有失败过。” 
  “啊!是隔壁班的伊藤玲和伊藤珊同学,好漂亮啊!!”班里的男生惊呼起来。“月野冰!樱木雪!我们找你们有事!你们出来一下!”伊藤玲在门口喊道,“唯使君和亚梦小姐也可以来!”小冰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小冰和唯世他们跟着伊藤玲和伊藤珊来到学校后面。“你们找我们有什么事,说吧。”“月野冰,哦不,应该是Ray of hope,希望之光。”伊藤玲微笑着对小冰和小雪说,“我说的对吗?Silver month platinum 银月白金 。”小冰和其他人立刻呆住了。她们怎么知道我和小雪的身世!除非她们是水和星。想到这里,小冰笑了笑,一点也不否认:“那么,Mercury disciple 水星圣徒(伊藤玲),你到底想说什么?”小雪也说:“Star of the traversing 穿越之星(伊藤珊),如果有事就请说,不然我们可走了。”“呵呵,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认识认识你们。”伊藤玲依旧笑着说。 
  “我们走吧。”小冰转身就走了。“唉!小冰,等等!”其他人也立刻追了上去。唯世又转脸看了一眼,惊住了——伊藤姐妹那纯真的脸上露出的极为邪恶的笑。 
———————到了下午——————————————— 
  “现在我宣布守护者的新成yuan:守护者 Sun(守护者日①) 月野冰,守护者 Moon(守护者月②) 樱木雪,守护者Princess(守护者公主③) 伊藤玲和守护者 Witch(守护者巫女④)伊藤珊。”唯世依旧站在演讲台上。 
  “小玲,小珊,祝贺你们成为了守护者啊。”小冰用讽刺的口吻说。“呵呵,彼此彼此。” 
  “小冰!”唯世过来对小冰说,“跟我来一下。”也不等小冰同意,拉着小冰就跑了。“唯世!唯世!你干嘛?”唯世吧小冰拉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说:“小冰,你告诉我,伊藤玲为什么说你是Ray of hope,希望之光?说小雪是Silver month platinum 银月白金?”唯世立刻质问小冰。 
  “唉!不是我想隐瞒你。”小冰叹了一口气说,“小玲和小珊就是水和星,我们都是星系家族⑤的成员,我是日,是王,她们一个是水星,一个是流星,她们一直想争夺我的王位,我有什么办法,我不能任凭她们放纵吧!于是,我就把她们化为佣人。”“那小雪呢?”“她是月,是公主,水星和流星也想伤hai她,我是实在没有办法。”小冰显得很无奈。“小冰……”唯世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这时,小冰又说:“你是地球,是王子,将来会当上日。她们来这里就是想伤害你,我和月没有办法才来这里保护你!你是Origin of life 生命之源!”这回唯世竟然没有形象改造。 
  “我是…王子?”唯世疑惑得问。小冰点了点头。“亚梦是火星,是治疗者,是Sacred treatment 神圣医治,空海是土星,是毁灭者,是Deconstruction Satan 毁灭撒旦。”小冰严肃的说,“唯世,请不要把这一切说出去,好吗?”“嗯,好吧。” 
守护者日①:黑暗中的希望之光。 
守护者月②:黑暗中的航标。 
守护者公主③:仅次于K、Q。 
守护者巫女④:差不多算半个法师,也是有很重要的地位。 
星系家族⑤:一个集团,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

编编的话: 
  隔了这么久才发这yi篇,sorry,学习紧张嘛! 
  zai这里,请大家原谅我这个他。她。它老是打错,没办法,要快一点发文嘛! 
  he呵,好了,废话不多说啦,赶快进入正题吧,(*^_^*)! 
  …………分割线………… 
  吃完了饭,大家都去进帐篷午休了。筱han。佳澜。莫林。芊芊这群一帐篷的“兔子”可睡不着,大家玩起了枕头大战,扔来扔去,玩的不亦乐乎,“兔子窝”都变成了“狗窝”了,嘻嘻。 
  腾羽。泽鹏呢?他们与梓辉。宗庚一帐篷,梓辉。宗庚顾他们玩,只剩下了梓辉和泽鹏。 
  “说说话吧。”腾曰。 
  “呵,好,我说,你喜欢筱涵?还是…梓琳?”一开始就问这么敏感的问题,真有泽鹏的。 
  “呃…我可以不说吗?这问题,我也没有准确的答案。”腾羽有点脸红。 
  “呵,你会没有?!是你不想说吧。” 
  “呃…你……喜欢筱涵?!” 
  “哼,没看出来……?如果你喜欢筱涵,那我们…就是情敌了。”泽鹏笑了,不知…是苦笑…还是嘲笑。 
  “你真的喜欢她?哼,其实吧,和她在一起,我很快乐,我说不出那是爱,可能,他是我的开心果,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梓琳嘛,我不喜欢他,可是我不敢拒绝他,他的自尊心是很强的,呵,我只能无视他,让她死心吧。” 
  “梓琳是很不错的女孩子,可是相比之下,筱涵总要略胜一筹,要不是他二年级的那次表白,我也就不会开始关注这个女孩,可是,que没想到你来后,他就再也忽视我了~呵,腾羽,我会输吗?最终要谁胜出呢?” 
  “表白,那他就是一个比较大胆的喽?”腾羽偷笑。 
  “也不算是把,可能他那时候是心血来潮,唉,但是梓琳就是文静的了” 
  “喂,别小看梓琳,他是个性格难琢磨的人,有时太文静,有时却又疯狂,筱涵就不是了,他的性格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看样子,我们是非成为对手不可啦?”似乎在泽鹏心里,筱涵占了重要的地位,他的眼里总有抹不掉的哀伤,似苦笑,似愉快……可是,原先在筱涵已不再是那个时候与他朝夕相处的筱涵,因为腾羽的加入,使他快乐,使他无忧无虑,泽鹏开始觉得,是否自己应该退出?即使退出了,又能怎样? 
  俩人沉默了,为着同一件事,却又不同的看法…… 
  “是否我们俩人就真的会为了涵而成为情敌?为什么会同时关注这个女孩?难道就算我们之间有谁赢了,他就心甘情愿的和我们在一起,会有怎样的结果?也许,我们太成熟。”呵,也许腾宇说的是对的~我们…太成熟…… 
  “涵,总是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美好的,我们,是不是不应该给他制造一些阴影呢?”泽总会为涵着想,但是,毕竟,喜欢不是爱啊,泽还是不明白~ 
  …………分割线………… 
  “午睡”了一阵子,就该爬山了,由于这一队的同学太少锻炼,所以以乌龟速度走到半山腰时,大家都直喊累,只得停下来休息了。可对于泽鹏^(好像是在争取和筱涵在一起的机会呵)当停下来时,就凑到筱涵那,不知到在说什么话,逗得筱涵哈哈大笑,腾羽却被梓琳拖去,羽只能在梓林旁边默默的呆着,却该死的偏偏看到筱涵和泽鹏在一起笑,心里也不知怎的,痒痒的~ 
  他们总算到达了山顶了,望望山下的景色,让人流连忘返,置身其中,他们也彻彻底底的被这美丽的景色陶醉了,一路上的劳累压不愉快的全都抛在脑后,以这美妙的时光结束野营的旅程吧。 
  …………分割线………… 
  下期预告: 
  旅程结束了,三年级进入了尾声,再也不是嘻嘻闹闹了,而泽鹏与腾羽的对话,ming记在两人心中,接下来的四年级又是怎样的天方地覆呢?,敬请关注吧! 
  (编编的话:各位,旅途这四篇结束了,好像觉得越来越发的慢,越来越没人气哈,不过,接下来就是十分的不可思议哦!梓林。腾羽。筱涵。泽鹏等人也只剩下腾羽和筱涵了,另外,还会曾添许多人哦!多多关注!)战无双单职业贺。 
    曦,生日快乐! 
    
    友谊是什么东西?也许她只是一fen神秘,等待我们去寻找,如同游戏中的未知森林,数学中的未知数X。 
    
    曦,生日快乐。 
    
    还好,我把握住了友谊,不然,就如同看着流星从眼前闪过却不能许一个愿望、那般。 
    
   
  ——题记。 
    
    拿起笔在十六开的白纸上涂涂画画,自习课上一片寂jing,偶尔发出的咳嗽声,也是那样的一瞬间。 
    
    脑海里根本没有美术老师临走前布置的作业的灵感,只是看别人用8开纸在那边画得不可开交兴致勃勃,自己却用16开纸在那里涂涂画画无所事事。 
    
    脑中灵光一闪——呵,老师布置的是关于“朋友”的主题,在小荷那么多的朋友,虚构几个又何妨呢? 
    
    撕掉了一张有一张的16开纸,不是因为画技太烂,只是,荷友的形象,画出来却想不出这符合谁的性格。 
    
    图画本一页一页的减少。 
    
    最后一本厚厚的变成薄薄的。 
    
    同桌芷溪看见我扔了一抽屉的废纸,叹了一口气,问我:“你在干什么?快下课了你知道吗?你放那一抽屉的废纸我看着不顺眼…” 
    
    我回答芷溪——“画画,没看见吗?” 
    
    “这次一朋友为主题,你不会画吗?去年期末你的画画分数不是挺高的嘛!” 
    
    “画不出来。”我苦笑着回答关心我的芷溪。 
    
    “像风芊、于倩、蓝依她们都是你的朋友啊。”芷溪纳闷的看着我。 
    
    “那些……呵,虚伪的朋友。上次我考差了她们就wei着考好的江莼轩嗡嗡叫。”我看了看那些,我周围的“朋友”。 
    
    “大千世界真的是虚伪透了!”芷溪摇了摇头,眼皮往上翻了翻,又对我说:“你不是有很多笔友吗?画她们嘛,反正没见过,用性格勾勒她们!” 
    
    “我也想过画不出来。"”你可以话你那个什么什么梅琳xiang雪的朋友嘛!“你怎么记得她?我不常提起,但是还是提过呵。”“嗯——因为他被你描绘的比较淳朴……”芷溪想了很久,回答我。 
    
    
    于是,我的笔下诞生了幻想的你。呵呵,曦。 
    虽然很久没联系了,但是,曦,我们还是朋友,希望你能看到这篇文章,生日Happy! 
    也许你在你家开生日Party!嗯——我闻到蛋糕的香味了…… 
    
    
    
    
    
    
    
    
    
    
    
    
    
    
    
    
    
    生日快乐。 
    
    Happy! 
    
    友谊万岁,祝你在新的一年,快乐成长! 

战无双单职业:可爱的小狗作文【可爱的小雪球】

绿珠yuan     
              荣繁事san踏香尘, 
              流shui无情草自春。 
              日暮西fengcui青鸟, 
              落hong犹似坠楼人。 
战无双单职业绿珠怨     
              荣繁事散踏xiang尘, 
              liu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xi风催青鸟, 
              落红犹似坠楼ren。 

网游传说—无极法师(5)五号研究所探秘 
  “这…。这真的是五号研究所吗?”我看着前面一个很猥琐的大楼。不,不应该说是猥琐,应该是SBT才对。残破的牌子摇摇欲坠的四处摇摆,像是在跳街舞一样。勉强能认出几个字,五号研究所。“这……应该是吧。”han雪月在一旁说道。“谁…谁先开头?”吴明(从无名改成的,白骑士,SORRY啦)吓得已经脚软了。“这样吧,我试一些魔法,看看有敌人吗,在一起进去。”我建议道。“好吧”。我们一起同意了。“天空中的乌云,大气中的精灵,听从吾的召唤,聚集在吾的身边,展现你们的哀怨,破灭世间一切,迎接破坏神的到来——爆雷天降咒!”我念起了咒语,这是我第一次用雷系魔法。一个深蓝色的古符咒在我面前出现,忽然射出一记深蓝色guang线,向天上打去。乌云聚集了起来,慢慢的,慢慢的越聚越多,由于ke能有点慢吧。吴明插了一句话“好烦啊,慢的要死了,咋那么慢呢?”忽然,轰隆隆的一声把他给吓得半死。 
  眼前的乌云已经非同小可,似乎正在露出狰狞的真面目,这个魔法虽然耗很多魔力但也未必太强了吧。(我现在二十五级,韩雪月二十三级,吴明二十liu级)每个人的宠物抖动了一下,包括小凤凰蛋。可见能力强大到多少倍。“轰隆”五道巨大闪电霹雳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打入了破破烂烂的研究所,很多—5000的伤害好像烧烤串的不断出来,还爆出了十几个紫晶bi,看来里面的怪防御低,钱又多。我和他们两个平分了紫晶币后,决定进去了。门是敞开的,我看到了一个黑影,“是谁”我那这光影法杖一指。竟然是一个女生,确认她不是怪物时,我问“你是什么职业,干吗不进去?”“你是从现实世界来的?我叫李妙涵,二十二级祭祀。我是牧师里的祭祀,没有作战能力,只好看看有人过来吗。帮我个忙,刚才有个超大的闪电劈了下来,是你施的法吧,超多只僵尸都挂了。搞到我一点点,就扣了100多。要知道,祭祀很少血的。”(牧师至少还有光之矛和圣光弹打怪,可祭祀连一点作战能力都没有,只会施毒术之类的,能影响别人的能力)  
  “我叫雷翔,二十五级法师。”“我叫韩雪月,二十三级的阴阳师。”我和韩雪月自我介绍道“要不要我带你啊,小MM,我可是二十六级的末日审判者哦。”一旁的吴明有点看不起的说。那个叫李妙涵的女生竟然二话不说,就用自己手中的厚厚的圣经砸了吴明一下,竟然砸出—3滴血的奇迹,这在游戏史上是完全不可能的。“我看这个女生可以当光明裁决者了。”我对韩雪月悄悄说,韩雪也说,“是啊,创造了奇迹的祭祀,很好很强大。”这对吴明来说无疑就是打了一闷棍,打着一闷棍的人竟然是一个女生,还是个祭祀。眼见他就要吵起来,我和韩雪月赶快和起了稀泥,“别吵了,大家别打嘛。”“你看吴明,你竟然让一个祭祀打出了—3滴血的奇迹,你多么伟大啊。”吴明看起来被捧的轻飘飘的啦。“好吧,走。”吴明似乎还在那轻飘飘,样子好像即将要羽化成仙的天使,看的我想直想笑。 
  这是一个怪模怪样的研究所,里面有股腐烂的臭气,让所有人都想吐。又有许多股黑影在晃动,我还以为是别人呢。刚一拍拍那些人的肩膀,他们立刻回过头来。我看着它的脸,看了很久。忽然想起来,这不是僵尸的模样吗?我刚想叫,一个手上有着黄色大泡的人(上面流着很想吐的黄颜色液体),有着臭气的手向我抓来。手臂被抓了一下,好痛啊,—360滴血的伤害值在我身上飘了起来。圣光弹,米鲁的圣光弹把他打退了,这正好给了我施法的时间。“伟大的火之神王,以契约者的名义向汝借取灭世魔力,将世间一切邪恶燃烧,让光明的火焰燃边大地--火龙咆哮!”还好我反应及时,把他打挂了。我立马往外跑。看到韩雪月他们,急忙下他们跑去,连紫晶币都忘了捡,从小体育不好的我竟然跑出了世界纪录,就算后面有无数个金晶币都不敢回头。李妙涵“咋啦,怎么还受伤了看我的。”九天之圣灵,听从远古的的盟约,到时光之彼岸!四方之精灵,聆听我的请求!应承我之血盟!--光之祝福!”我的血补满了,看来这个李妙涵能力还是不错的。我吸了一大口气“有…有僵尸。”我想起那个穿着白大褂,眼睛几乎掉了下去的,这靠一层皮连着,满手黄浓的僵尸就怕。 
  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刚说完,一大批的僵尸晃晃溜溜的走来……。我们该怎么办呢?请看下集—大战僵尸阵!!! 
  (从现在起,在4集报名的人我一定6集出,写的太累了,大家报名加分,我最近开学了,所以更新较慢,大家请见谅,欢迎猫猫点评。大家一定为我加油啊,我是很努力的,文章的背后总是汗水和熬夜的结晶,虽然我写的的不算太好。但是我推荐一篇小说,他写的比我好,标题叫悟空的神秘历险,作者叫超百孙悟空,他是我们班的。大家为我加油,我一定能赶上他的,加油吧,所有的荷友们。你的一点鼓励都是作者创作的源泉,谢谢!)战无双单职业“这该死的林子!”人忿忿地捶着地,抚摸着刚刚被石块绊倒的腿。“什么时候能出去呢,唉……”这段日子,狼一直陪伴着人,这只狼是聪明的,人xiang要干什么,有时还没起身,狼就飞奔出去,马上回来给人一个满意的结果。可人越来越消瘦,总喜欢到高山上tiao望远方,眺望太阳升起的地方。就这样度过一天又一天。 
  终于有一日,人发怒了,他指着狼发狂地喊:“你!你是什么神圣的动物!居然不能带我离开这静谧林!”人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魁梧的上身,随即失去了力气,瘫在地上,昏迷了…… 
  等人再坐起来,已经过了三天。这三天里,狼在人身旁居然也心急如焚。它常常不安地走来走去,只有感受到了人的呼吸,才会躺下休息一会。狼这种动物真的好神奇!这是人醒来看到狼还在时第一个想法。人不再消沉,他开始在林子里四处奔走,并常常坐下来想象这座林子的结构。凭着经过残酷特训的硬经验,十五天后他就完完全全了解了这座林子。“我要走出去!”人看着黄昏的太阳,眼里充满了坚定…… 
  左转,向前,右边走……人的脚步轻盈得异常,他的脸兴奋得满面红光。走了整整一天,人终于看到除了树木之外其他完整的景物——高山和……高山。人刚刚的幸福飞逝了,他现在处于三面陡崖,一面树林的地qu,根本不可能回到大部队出发的地方,除非…… 
  人终于决定要回到静谧林,可是一转身,那匹狼不见了,它居然做了逃兵。 
  他的面前立着一头巨大的熊。 
  现在是春天了。 
  春天的熊胃口大得惊人,它们刚刚从冬眠中醒来饥肠辘辘。人起先愣了许久,一直到熊威胁般地吼了一声,他才反应过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从自己的军旅背包里翻出一瓶能让人像死去很久一样的药,但是不能,因为他的军旅背包不见了。况且,熊不是一直都是憨厚、傻傻的,这头熊已经明明白白地看见人是富有生命的,即使他现在倒下装死,也骗不了熊。人第一次真正透彻地理解达尔文的进化论。 
  熊慢慢地逼近人,它庞大的身躯,它卷曲的皮毛,在人的眼里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沉重,像座大山似的压过来。他已经闻到了熊独有的气息。突然,熊转过了身,人像是从熊的正面忽然跳到了熊的背面,面对着熊肥胖的屁股和毛茸茸的尾巴。人突然想笑,想回到小时候,他想起了自己曾经收养的一只受伤的小象…… 
  人停止了想象,因为他听到了熟悉的嗥叫——果然是狼,它的嘴里叼着人的军旅背包。熊看见狼眉间的蓝宝石,立马离开了,连不舍的神情都没有。 
  “你这个逃兵!”人本来是想等狼回来狠狠指责它,可是现在已经全忘记了。 
狼的嘴边滴着血,身上有着深深的伤痕,而人的军旅背包安然无恙,里面的物品都没少。人猛然记起,他起身的时候,没有带上自己的军旅背包,而他,竟然忘记了背包里有相当重要的文件……

战无双单职业:爸爸的生日

当wo看到家教的两篇日志时 
  wobu在乎他shi否教了我duo少知识 
  我也不在乎他第一次来教我说他shi大学生 
  而其实他只是大专而已 
  我在乎的是他dui梦想的追求 
  想象着他当初来到这里 
  对生活美好的憧憬 
  对梦想的追求 
  200元的吉他对他来说是那么遥不可及。 
  对音乐的执着追求让我潸然泪下 
  比起他的倔强 
  我的梦想是多么幼稚。 
  他的挚爱他不能拥有 
  我的梦想却一文不值。 
  我能想象他的大学梦 
  但现在对他却是这辈子不再实现的事情。 
  我惭愧嘛? 
  连惭愧都算不上吧。 
  天天玩电脑 
  在网上花钱 
  父母的钱天上掉下来的嘛? 
  我承认父母在体力上确实没有多少劳累 
  可换来的却是爸爸双鬓的白发。 
  我以为自己有多努力 
  比起一个少年来大城市的努力的打拼 
  我是不是应该钻到地下?战无双单职业接下来的路上,大家都在隐身来隐身去,嘻哈玩闹,一会儿这个消失一会儿那个不见,还对玲雪开着过分的玩笑。 
  “哈哈,玲雪你看,我们会隐身liao以后就不怕鸡巫啦!”丹妮高兴的说道。“对对对!遇到野兽也不怕啦!”紫珍更开心。可玲雪她却并不是那么兴高采烈,她想:丹妮她们都会隐身了,我自己的魔法还没有完全聚拢,恐怕会连累她们的……我不如…… 
  “yi?玲雪,你怎么这副苦瓜脸?有什么心事吗?你难道不开心?”紫珍发现了玲雪的异常。 
  “哦——我没事!呃——只是想上厕所而已……”玲雪慌忙找了个借口。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快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好!”玲雪慢悠悠的向前面的一个草丛zou去,她恋恋不舍的回头望了望正在玩耍的丹妮和紫珍,又坚定的走向密林深处。 
  “哎呀,这玲雪也真是的,去了那么久,难道是拉肚子?”连平时很有耐心的紫珍现在也抱怨起来。 
  “走吧,我们去找她,她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出走了吧?!”丹妮拉上紫珍的手就向前走去。“呵呵,你可真会开玩笑。”紫珍笑。 
  “玲雪!玲雪!你在哪里?”紫珍和丹妮大声叫唤着。——传来的只是回音。 
  “不会……”紫珍害怕了。“不可能!”丹妮继续叫着,“玲雪!玲雪!!!” 
  “怎么办?”紫珍对丹妮问。丹妮也没有主意:“再到附近找找看。” 
  “玲雪!玲雪!”整个山冈都被震的摇晃起来,毫无音讯。 
  此时的玲雪其实已经听到了紫珍和丹妮的叫唤,她现在很想会到她们的身边,跟她们一起玩耍,但是玲雪狠了狠心,不顾一切,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 
  叫了许久,丹妮和紫珍累的气喘吁吁,便一屁股坐下来,喘口气刚准备继续寻找,“咕咕咕”肚子先叫了,她俩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饭呢。丹妮无奈的起身,对紫珍有气无力的说:“唉,紫珍,咱俩还是去找点东西吃吧。”“哦~”紫珍爬羢i鹄矗眯《棺铀频难劬λ蜒白琶恳桓鼋锹洹狘br>  走了好久好久,大家都累极了、困极了,也饿极了。“嘿!”紫珍心生一计,“刚才不是路过一个湖吗?!我们就到那儿看看有没有鱼吃吧!”“好吧。”既然如此,只能这样了,路途没多远,丹妮挽着紫珍的手,返回那个湖去。

战无双单职业:完美的邂逅|类似完美邂逅的节目

紫檀和紫英从小就失去liao父母,她们生活在孤儿院里。人们都想领走紫檀,可是紫檀有个条件,要领走她,必须要把她妹妹一起领走。可是紫英并不讨人喜欢,相反,她还经常欺负比她小的孩子。                                                        
      
            18年后 
 fei羽是孤儿院的常客,因为他深深的爱上了紫檀。终于有一天,紫檀被领走了,她的妹妹也跟着他一起走了。飞羽跟紫檀可谓是一往情深,没过几个月,他们就结婚了。可是悲剧还是发生了, 
紫檀结婚的当天晚上,.她突然感觉到身体不适。她马上去医院检查,却检查出是肾炎晚期。她晚上又写了一封信,叫妹妹两年后寄给飞羽。 
            又过了几个月 
 飞羽到国外去留学了,离别时,他们口口声声说要永远相守,可是紫檀却知道,zi己只能活几年了一年十一个月过去了,飞羽回来了,却没有看见到紫檀。他怎么知道,紫檀已经病死了。回来的他几经疯狂,却毫无办法,也不知道内幕。 
            一个月后 
  妹妹如期把信寄到了飞羽手中,信是这样写的 
  我现在还不知道我有没有病死,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跟我妹妹结婚。我不知道你喜欢她吗?但是这是我唯一的愿望,我不想让我妹妹孤独,你一定会满足我的,对吧。 
             请看下集连载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夏收即景】 夏日即景作文700字,[一场风波] 一场风波作文开头,[神秘的汉字王国] 作文一次快乐的游玩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